旺夫泉

主题: 团伙诱骗未成年人 打断锁骨去“碰瓷”

  • 有钱就是任性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5285
  • 回复:3
  • 发表于:2017/11/26 15:54:51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揭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“车祸”受害者的创伤,其实是几天前的旧伤,而打人者,正是站在医院内“据理力争”的家属。近日,湖南新邵警方辗转多个省区,破获一起由“碰瓷”团伙主导的系列诈骗案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警方事后查明,团伙成员分工明确,并有严格剧本,家属、路人、同伴各种角色各司其职。而用于索赔的“伤者”,则多是从网吧等地诱骗的未成年人,供其吃喝后强制入伙,再由团伙成员打断锁骨,伪造伤情“索赔”。

交通事故实为“碰瓷”

湖南新邵县居民谢飞良,一直以为自己真的“撞了人”。2017年7月22日下午3时,谢飞良驾驶三轮摩托车,行至207国道酿溪镇沙湾地段时,被一辆小车“别”到路边,于是选择超车。往前开了没多久,谢飞良就听到路旁有人喊:三轮车,撞人了。

谢飞良下车后发现,一辆自行车正倒在后方不远处,一名原本坐车后座的年轻男子倒在地上,呻吟不止。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什么时候撞了人,以及撞了人为什么没有察觉时,年轻男子的同伴、路人齐刷刷围过来。七嘴八舌地议论中,众人达成了一致意见:谢飞良开车撞了人,应该把伤者带去医院检查。

看起来似乎是一起剐擦事故,在多个目击者的证明下,谢飞良确实相信了“超车时撞人,当时没注意到”这个场景设定,于是他把伤者带到新邵***。

检查下来,年轻男子有骨折症状,需住院治疗,医药费、住院费数万元。这时,几名亲属出现,告诉谢飞良可以“私了”,要价两万多元,只要一次性付清,亲属会将伤者抬回家治疗。

谢飞良觉得“很公道”,但因为身上钱不够,便给弟弟谢春祥打电话“救急”。听完谢飞良的叙述,谢春祥觉得不对劲,担心哥哥遭遇“碰瓷”,于是报了警。

新邵警方接报后到场,问询后发现,伤者黎某反应慌乱,随即将其与骑自行车的付九,一并带走调查。警方再回头来找这些“家属”时,却发现都不见踪影。讯问过程中,黎某承认自己确实“碰瓷”,但付九则一言不发。最终,由于诈骗行为未遂,且证据单一,黎某又身负轻伤,警方通知家属将其带回,并对付九处以行政拘留十日。

打断锁骨后作案

更大的谜团,伴随一份伤情报告而来。新邵县刑警大队队长刘跃注意到,医院接诊和检查医生都表示,黎某的伤口在锁骨,但有陈旧性表现,“不像当天形成”。邵阳市正骨医院的专家在检查完X光片后同样认为,锁骨骨折不可能是从自行车上摔下形成,反倒像是暴力打击所致。

得知这一情况,警方对付九进行了讯问,通过付九之口,一个职业碰瓷团伙浮出水面。

付九是湖北人,在广东打工。2016年11月,付九认识了何跃,几天相处下来,何跃邀请付九加入“碰瓷”团伙。2017年6月初,付九在广州一家网吧,结识尚未成年的黎某,供养黎某吃喝多日后,在何跃等人软硬兼施下,黎某入伙。

何跃的“队伍”分工明确,并有固定剧本。通常是一组人开车,挑选目标车辆,故意“别”车,然后另一人骑着自行车,载着扮演伤者的成员靠近。目标车辆被逼超车后,自行车随即倒地。此时,扮演路人的成员上前,一边作证,一边推波助澜。整个过程中,何跃负责指挥、开车和选取作案对象,付九负责骑自行车,成员余雯负责充当路人,并陪同去医院检查,成员李波负责扮演家属,要求“私了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整个流程中,“伤者”是随机挑选的,而致伤的方式,则是活活打成骨折。何跃的团伙中,打手的角色名叫“医生”,负责将人麻醉后打断锁骨。案发前的7月19日,“医生”将黎某殴打骨折后,几人开车从广州出发,沿途作案。

今年8月6日,刘跃再次审讯付九,其交代在湖南涟源的两起案件,所得金额分别为4000元和21000元、在冷水江市作案一起,金额7000元以及在湖南新化县“碰瓷”未遂一起。此外,团伙其他成员还在贵州、广东等地多次作案。

■ 进展

10名团伙成员全部被抓

新邵县公安局据此成立专案组,辗转多省市调查取证。当警方抓获何跃等四名“碰瓷”团伙成员时,他们正准备前往汕头实施“碰瓷”,并由已被打断锁骨的何江扮演伤者。

侦查显示,这一“碰瓷”团伙以广东为中心跨省作案,由一些具有前科人员纠结社会闲散人员,通过利诱方式,招募无业人员进行培训,提供食宿,传授“碰瓷”方式方法和技巧,涉及地域广,作案方式隐蔽而残忍。

新京报记者获悉,9月中旬,湖南省公安厅挂牌督办此案,公安部刑侦局也专门致电过问案件,指导侦查,并在全国范围开展串并案件工作。近日,新邵警方辗转广东、广西、贵州多省份,将团伙共计10名成员全部抓获。目前,团伙中2人因为受伤被取保候审,8名嫌疑人被刑事拘留。

警方初步查明,此案中的黎某来自云南文山州,今年16岁,被团伙控制带入一家宾馆后,使用k粉将其麻醉,后被成员用铁锤敲断锁骨。为了防止伤口自然愈合,团伙每次使用的“伤者”,时间都不超过一周,“过期”后会找其他目标。

警方现已查明,这一团伙为了“碰瓷”诈骗,共弄断9人锁骨。

■ 对话

新邵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刘跃:

未成年人被打断锁骨犯罪所得最少

刘跃是新邵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,一名老刑警。正是因为刘跃的“一念之间”,这起由交通事故引发的系列案件,才浮出水面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刘跃说,团伙成员通常会在网吧挑选“伤者”,这些未成年人,就是整个团伙的摇钱树。

新京报:什么时候发现案件不寻常?

刘跃:咨询了几个医生,都说这种伤不是摔的,而是后天打断,于是我就往那个方向去想了。在医院讯问伤者,我发现他非常惊慌,后来才知道这个小孩还未成年,也是第一次出来作案。但是另外一个骑自行车的人,就经验老到一点,矢口否认,所以后来陷入僵局。

新京报:怎么越过这种侦查僵局?

刘跃:要有证据,比如伤情报告,面对这种确凿的结论,嫌疑人最终还是开口了。这种团伙一般是4到5个人,开着一辆小车,流动性很大。作案的时候,不是先找目标,而是首先选定作案地点,把人都布置好,然后按照剧本来演。

新京报:什么样的人会被选中扮演“伤者”?

刘跃:团伙里伤者是随机的,每次去作案前,团伙成员会去网吧,专门找一些未成年的,生活没有着落的人,主动接近,然后假装关心生活,给吃给喝。

未成年人辨别能力差,以为遇到好人,饭也吃了钱也花了。几天后,团伙成员才会说出真正目的,但这个时候,加不加入已经没有选择了。

新京报:团伙成员之间怎么分成?

刘跃:有点像包工头做一个工程。分成上,伤者分得最少,只有5%,骑单车的和路边假装行人的,都是10%。头目就是包工头,把开支用完后全是他的。

新京报:这起案件的侦查难点在哪里?

刘跃:一个是作案有很强的欺骗性,比如一些受害者给弄得深信不疑,被骗后都不报案,所以找被害人很难;第二个范围很广,地域跨度很大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;第三个会频繁换人,很快就能再找个伤者。

团伙中很多人有暴力倾向,把“伤者”骨头打断后,专门派人看守,因为“伤者”就是摇钱树。

新京报:类似案件对于普通民众有什么启示?

刘跃:这些案件之所以会产生,就是一些车主希望大事化小,试图“私了”的结果。因此,警方提醒,发生交通事故后要及时报警,不要私下解决,避免不要的麻烦。



来源:凤凰网
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  • 栀薇
  • 发表于:2017/11/26 16:23:10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太狠了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夜琴灵
  • 发表于:2017/11/26 16:23:10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抓到要严惩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怀冰
  • 发表于:2017/11/26 19:02:03
  1. 3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有关部门需要下大力气打掉他们。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